新聞中心

首頁 >> 新聞中心 >> 空氣凈化器:面臨大洗牌?| 比小米更可怕的是國標

空氣凈化器:面臨大洗牌?| 比小米更可怕的是國標 發布時間: 2014-12-29

 

 

市場上琳瑯滿目的空氣凈化器,除了價格暴利,對消費者來說幾乎都存在技術壁壘。(東方IC  圖)

 

野蠻生長近三年的空氣凈化器行業,正遭遇一場沖擊波。小米等互聯網企業開始涉足,低價殺入市場;國標意見稿面世,“去除率達到99%”這樣的花哨表述將不能使用。 

文 | 南方周末記者 汪韜

 

899元,小米空氣凈化器揭了凈化器行業的底兒。

 

“我們就是要挑戰凈化器行業‘天然的、不可侵犯的高毛利’?!毙∶卓諝鈨艋髫撠熑颂K峻對南方周末記者說。

 

2014年12月9日,小米闖入空氣凈化器市場。這個各大廠家主力機型價格均在三四千以上的市場,頓時激起千層浪。

 

這僅是開始。除了小米,不少互聯網企業亦已虎視眈眈。而2014年11月,《空氣凈化器》國家標準的征求意見稿發布。從上到下,這個野蠻生長的行業可能面臨大洗牌。

 

揭了暴利的老底

 

“我們的產品要再早點出來就好了?!币豢諝鈨艋髌髽I老板梁令堅感到沮喪。在小米空氣凈化器面世一個月前,他剛推出自己的產品,定價1999元,是小米的兩倍。小米無疑將給這家企業帶來致命的沖擊。

 

蘇峻介紹,899元的價格是貼著BOM(產品所需零部件明細表及其結構)價定出來的,低到連30元的運費都要客戶自己支付。

 

在環保組織清氣團負責人晏磊看來,這是“有良心”的價格。他曾做過實驗,六塊錢的無紡布套在電扇上的簡易裝置,和售價動輒數千的凈化器在初始凈化效果上并無差異。

 

目前市場上的空氣凈化器品牌有數百個,價格幾百至上萬不等。市售的空氣凈化器大部分是采用過濾的原理,“外殼+濾網+風機”的復雜程度遠小于冰箱和空調?!昂芏鄼C器賣七八千元,濾網賣七百元,暴利顯而易見?!薄爸嘘P村在線”的資深編輯李陽說。他們在近兩年分別對市場上的空氣凈化器進行了測評?!爱斎婚_模、設計、稅收都是成本,企業大部分的費用都在前期研發和后期的推廣?!?/FONT>

 

例如,日本家電企業巴慕達給南方周末記者的回復稱:“巴慕達凈化器在進口環節就需要支付超過26%的稅金。而為了開發塔式和雙風扇結構技術投入大量的人員,時間和資金,都需要在后期產品銷售過程中回收?!?/FONT>

 

作為售價15000元的IQ Air凈化器,位于IQ Air瑞士總部的CEO Jens Hammes給南方周末記者列出了七條“物有所值”的理由,也解釋了為何在歐美市場更便宜:“在中國做生意和建立品牌的費用高于其他國家。除去人力資本,北京的很多東西都比世界上其他城市貴了很多?!?/FONT>

 

貴還源于凈化器在中國市場的定位。為了減少花粉、寵物毛發過敏,民用凈化器在國外的普及率很高,但初入中國時,竟以奢侈品對待。梁令堅記得剛剛做凈化器的代理時,廠家想把專賣店開在奢侈品的門店旁。

 

即便近三年灰霾引起公眾關注,凈化器的客戶定位依然不是普通大眾。晏磊發現某國外品牌的凈化器門店都設在廣州的高端商業區,銷售員都是西裝革履的帥小伙。而在檢測機構等待檢測的新款凈化器都一改質樸的外表,鋼琴烤漆、玻璃面板、土豪金……簡直就是“藝術品”。

 

價格高的另一個原因是凈化器的產能還很低,市場仍處于起步狀態,據蘇峻的研究,市售的凈化器中,最高的年銷售量也只五六十萬臺,銷售量上萬的就算是大戶了。

 

互聯網革命 

 

其實,在小米凈化器的低價沖擊波里,有一大批互聯網企業正推波助瀾,它們不僅打破了凈化器的現有價格格局,也帶來了銷售量陡增。

 

“小米凈化器一出生就奔著百萬級的銷量而去?!?014年12月15日,在小米擁擠的辦公大樓里,蘇峻信心滿滿地告訴南方周末記者,自12月9日公布后,不到一周的時間,小米凈化器的預訂量已經超過了一些知名暢銷品牌一年的全球銷售量,預訂者不乏國內一線影視明星。

 

“我們也受到了鼓舞?!蓖蝗?,在同樣擁擠的果殼網辦公室里,聽到這一數字后,趣玩網董事長周品也很興奮。2014年11月24日,趣玩網和果殼網聯合發起“小蛋智能空氣凈化器”的眾籌,定價1984元,意在“為了自由的呼吸”。

 

互相廝殺在所難免。但受訪的企業老板大多對市場表示樂觀,蘇峻則認為小米帶來的行業變化是淘汰劣質的山寨機器,拉低虛高的價格并做大國產品牌?!?020年,中國有1500億元的凈化器市場,小米能獨占了嗎?”

 

這些老板們都強調產品的差異性?!拔覀兊哪繕耸菍︻w粒物的數值有精確要求的人?!敝芷芬贿呎故尽靶〉啊闭掌?,一邊列出自家優勢。同樣,一款眾籌產品“三個爸爸”創始人戴賽鷹則強調自己的產品是專門為孩子設計的,去除甲醛是亮點。

 

除了低價,眾籌,智能也是凈化器行業中新的關鍵詞。

 

一個月來,“小蛋”已獲得三百多萬元的籌款。而在10月份,“三個爸爸”孕婦兒童空氣凈化器更是籌到了1122萬元?!拔覀兪悄壳爸袊娀I領域里的第二大金額?!贝髻慂椪f。

 

和傳統按鈕甚至擰開關的凈化器不同,幾款凈化器都與智能手機連接,一鍵下單更換濾芯是最基本的功能?!靶〉啊眱艋饔小白郧鍧嵐δ堋?,還會通過傳感器,不斷改進算法,結合用戶家里的空氣實況,在云端計算并推薦優化的凈化方案。

 

在功能上,這些新興的企業對于凈化器的琢磨比有的傳統的家電品牌更足。梁令堅就聽說某知名家電的老板在在珠三角選擇材料居然提出“你們能除PM2.5嗎?”這樣的“初級問題”。

 

幾款空氣凈化器都聲稱兼具除顆粒物和甲醛的功效。這與所有的受訪專家的觀點一致:雖然大多數家庭買凈化器就是為了去除顆粒物尤其是PM2.5,而由于室內裝修,甲醛問題是中國家庭的特有問題,國外的凈化器往往不具備這個功能。

 

換湯難換藥 

 

互聯網的營銷模式和產品給傳統的凈化器廠商帶來了壓力,但在技術等方面,也不能破解傳統廠商面臨的難題。

 

小米空氣凈化器甫一發布,就陷入了巴慕達AirEngine安之風空氣凈化器的“抄襲風波”。對此,蘇峻認為塔式結構猶如雙開門冰箱一樣,是行業通用的模板,很多品牌都在使用。巴慕達僅僅出示了外觀專利書,而外觀若有五處不同,即不侵權。而參與小米空氣凈化器開發設計的大本雄也發表聲明,稱并未違反離職時與巴慕達簽署的離職協議當中的競業禁止條款。

 

對于后續進展,巴慕達公司給南方周末記者的回復是:“正在與律師溝通,還沒有可以公布的消息?!?/FONT>

 

困擾小米的另一難題則是噪聲。

 

楊冠東是廣州工業微生物檢測中心副主任,小米凈化器的檢測報告即由該機構出具。他沒有直接點評小米凈化器,但強調評價凈化器一定要綜合考慮凈化性能、安全性能、噪聲、功率等多項指標,“為了追求去除效果,噪聲就會增加?!?/FONT>

 

按照國標《空氣凈化器》的征求意見稿,與小米凈化器功能對應的噪聲不能超過66分貝,而小米公布的噪聲最高數據則已達到了68分貝?!翱照{有吸音技術,但需要增加成本,風道設計也可降噪。凈化器的難點就在于各項指標的協調性?!睏罟跂|說。

 

對于噪聲問題,小米的解釋是最高分貝出現在噴射模式,可短時間快速凈化空氣,并可用手機遠程啟動。蘇峻表示小米已測試不同擋位的噪聲,并保證交到消費者手中的凈化器一定符合國家標準。這不只是小米一家的困擾,“三個爸爸”凈化器中的最大功率款的噪聲也在70分貝左右,戴賽鷹正計劃改進設備以降噪。

 

但在徐火炬看來,這依然屬于低標準。這個廣東省潔凈技術行業協會民用空氣凈化設備與技術專業委員會的專家認為,修訂后的空氣凈化器標準將最高噪音定在70分貝,不僅高于日韓和加拿大的標準,也高于國內的相關標準。例如《民用建筑隔聲設計規范》規定室內噪聲不能超過45分貝。而且,世衛組織認為70分貝會嚴重危害健康。

 

此外,凈化器行業還存在一個隱秘的傳統難點。梁令堅發現坐在離凈化器僅有2米的床上卻測量不到凈化效果。這一現象被稱為“回風短路”:凈化器不斷吸入周邊近距離被凈化過的空氣,傳感器感應以為凈化完成了,就自動降低了檔位。實際上,幾米之外的空氣并沒有得到凈化。

 

“尺子”尚未到位 

 

空氣凈化器市場如此之混亂,源于標準這把尺子尚未到位。

 

市售凈化器大多都標注PM2.5或甲醛的“去除率達到99%”。但各家的測試的時間和空間沒有統一。因此,在中國家用電器研究院標準事業部主任朱焰看來,宣稱“去除率達到99%”就和空調宣稱“可以降到22度”一樣,沒有意義。

 

和空氣凈化器性能最為相關的標準是頒布于2008年的推薦性標準《空氣凈化器》。歷時兩年,2014年11月底,標準的修訂稿開始公開征求意見,朱焰正是標準修訂組的負責人。

 

“今后評價空氣凈化器的兩個核心指標,一個是潔凈空氣量(CADR),一個是累計凈化量(CCM)。前者表示機器的凈化能力,后者表示這一能力的持續性?!敝煅嬲f。

 

消費者需要的是了解空氣凈化器能管多大面積,使用壽命是多少。這兩個專業術語是新標準的亮點,也是框定凈化器性能的時空指標。其中,CADR是空間指標,CCM則是時間指標。朱焰期待老百姓今后會像熟悉空調的1匹、2匹制冷量一樣熟悉凈化器的這兩項指標。

 

CADR(clean air delivery rate),潔凈空氣量。表明凈化器每小時提供的潔凈空氣的量,數值越大越好。CADR可以換算成適用面積,例如小米的CADR值是406,乘以新國標里的折算系數0.07-0.12,適用面積為28.4-48.7平米??紤]到關閉門窗和氣候差異——我國南方的換氣次數應比北方高,標準中設成了一個范圍。

 

CCM(cumulate clean mass),累計凈化量。計算的是CADR衰減至初始值的一半時(如406的一半,203),累計去除的目標污染物的總量,此時濾網并不是要更換,但可讓消費者有個底。根據CCM、凈化器的使用面積和室外PM2.5的濃度或是室內甲醛的本底濃度,可以算出凈化器的使用壽命。 

 

空氣凈化器的性能一直是業內爭議,測評亦五花八門。2013年,李陽所在的中關村在線把23款機器拆開,測量濾網的展開面積、活性炭的重量,甚至通過500倍電子顯微鏡對比濾網材質。

 

修訂后的新標準將會把爭議拉到同一把尺子下——聲稱能夠去除顆粒物/甲醛的凈化器需要強制標注顆粒物/甲醛的CADR、CCM、凈化能效和噪音四項性能指標。

 

翻看現有的凈化器品牌,大多標注了顆粒物的CADR值,很少標注甲醛的CADR值,尚無一家標注CCM值。修訂的標準通過后,這些指標都需要到有資質的檢測機構去,目前全國僅有北上廣等不多的幾家機構具有檢測資質。

 

“在當今的市場環境下,對空氣凈化器建立標準,就是要在科學、客觀、合理的基礎上,建立一套評價及試驗方法,將各種不同空氣凈化器的性能如實地測試評價出來?!敝煅嬲f。

 

雖然在徐火炬看來,目前我國的標準只有檢測人員才能看懂,而美國空氣凈化器標準已經形成了一個空氣品質產品控制法律與標準體系。

 

但對消費者而言,假若凈化器上標注了上述了指標,就可以像評估百米沖刺的速度和一萬米長跑的耐力一樣,心里有個譜。

網站首頁 行業洞察 關于我們 產品與方案 技術支持 案例介紹 新聞中心 聯系我們

地址:上海市閔行區古美路58弄錦隆別墅17號    滬ICP備14043210號-1

網址:shzyhb.com.cn  版權所有 上海賾羽環保技術有限公司

滬公網安備 31011202003666號